懂懂日记全集

2017年懂懂日记:方圆###

娃,开学了。

要求8点报到,他们娘俩7点半才起床,我也不敢催,否则肯定又是一顿,整个幼儿园时期,迟到是家常便饭,根源是什么?

睡的太晚,娃几乎都是12点才睡。

这一点,与我小时候,真是天壤之别,我们小时候,学校六点开门,我们一般5点多就去了,站在门口等着,无论多冷的天,都是如此。

读初中后,我们要跑校,经过2公里长的庄稼地,早上5点出发,晚上9点回来,几乎都是摸黑跑,我们途经之地有几处坟地,那时还是部分土葬,若有洪水之类的,还有白骨冲出。

我一直觉得,一个优秀的人,最先修行的是时间概念。

7点40,我下楼开车,提醒他们,7点50以前必须下楼,不要第一天上学就给老师留下不好的印象,何况开学第一天,肯定堵车。

果然,堵。

我让他们俩先步行进校,我找停车位。

豪车真多,还有迈巴赫,以后娃们有的比了。

转悠了两圈没找到位置,我怕媳妇发火,我开到了一家广告公司门口,没等老板说话:我给10块钱,停一会,孩子报到。

老板把“禁止停车”的牌子拿了,我开上去。

他说,去吧,不要钱。

我说,谢谢了。

因为咱来的太晚了,好桌位都被同学们选走了,只有靠门口的一个桌了,儿子,只能委屈你了,谁让你不早起呢?

出了门,我跟媳妇说:咱应该早点来。

媳妇说,不是你儿子吗?你咋不六点带他来?

我说,他12点才睡,我6点能喊起他来吗?

媳妇朝我喊了一通。

我急忙摆手:别说了,给我留点脸吧,这么多熟人……

你来晚了,就应该接受最差的,为什么?

否则你对得起早起的人吗?

去挑午休的床位,同样的问题,都是大家挑剩下的了,又抱怨了半天,意思是为什么不按照学习成绩挑?

我说,现在取消学习成绩排名了。

媳妇说,咱俩为什么不能正常沟通?

我说,我说的就是正常的,的确取消排名了,另外,能送进来的孩子,没有学习差的,咱娃优秀,别人的娃也优秀。

她说,好,好,好。

安排完床铺,一拐弯,看到一位女家长已晕倒在地上,她儿在使劲拉她,看娃那表情,好无助,半哭半喊:妈妈,妈妈……

我说,小朋友,你不要动妈妈,妈妈是咋了?

他说,就是这样突然倒了。

看角度,是后脑勺碰到墙了。

我喊老师:去喊一下校医。

一群人围上来了。

这期间,我们都没动。

无论什么原因晕倒的病人,都不能轻易扶,这不是人道的问题,而是基本的急救常识,我试过,她有均匀的呼吸,这种情况下是不需要人工呼吸的,也不需要急救,若是有糖水之类的可以给喝点,我推测低血糖。

校医来了。

在校医的建议下,众人七手八脚的把她扶了起来……

有些事,不经历,道理总是一套一套的,真经历了,就是另外一个概念了,当时我就在想,这个情况我要不要上去急救?

毕竟她是一个女家长。

若有呼吸,只需躺着等待120来就可以了,我能把这个建议说出来吗?不能,因为,有校医在,校医让扶,大家肯定扶,人们习惯性的认为校医肯定比老百姓懂。

若无呼吸,我能否把她脖子垫高,把口腔打开,露出胸脯,人工呼吸?使劲按压?

我仔细想了想这个问题。

也不会。

在那个环境下,伦理道德是大于人命的。

当然,读者看到这里,内心普遍想到的是反驳我,为什么我们会有不同的感觉呢?

因为,你只是想象。

而我,是当事人。

话题再延伸出来,为什么晕倒的老人大家普遍不扶?

真的是怕被讹吗?

小部分是,更多的是不知道该怎么急救!

对于我们普通老百姓而言。

遇到晕厥的,能给打个120,就是最大的爱。

我以前写过一段话:在我开120急救车的日子里,从来没遇到过一个靠人工呼吸急救成功的,只要心脏骤停了,多数都是无力回天,除非是你晕倒在医院里……

记住。

晕倒的。

若有呼吸,不要挪动,打120,等专业人士到。

若无呼吸,你若专业,可以人工呼吸,可以心脏按压,但是你要有心理预期,能救活他的概率跟中彩票差不多。

第一、你的力度未必达到。

第二、你的手法未必专业。

这个力度要多大呢?

把肋骨都能压断,抢救过程中,压断肋骨是很正常的,心脏按压需要的就是力量,甚至你全身之力,学过医的朋友都知道,在训练时,你要把全身的力量都用上,那个红灯才会亮……

这也是咱不敢轻易动的原因。

怕惹上不必要的麻烦。

我在群上讲了早上遇到家长晕倒的事,大家貌似对我不出手表示失望,后来聊到了人工呼吸、心脏按压。

群上有位医生说,我的工作经验是:肋骨不断,抢救不活。

来看几条新闻:

A、《男孩呛水致窒息急救后肋骨断疑救生员用力过度》。

B、《医院在抢救病人做压胸时压断肋骨9根,是否属于医疗事故?》

C、《亲眼看急救“压断肋骨”,消防员打给爸:我不会救你》

试想,一个人,晕了,呼吸没了,你给做了心脏按压,活了,但是被你压断了六根肋骨,家属是会感谢你呢还是会起诉你?

这貌似取决于对方的医学常识吧?!

中国人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。

所以,大家都喜欢在网上扶人,没责任,显爱心。

现在,120医生去看看,一试没有呼吸,哪怕试几下心脏按压,也是表演性的,他内心很清楚,没用了,只是出于人道主义,安抚一下。

真正的抢救是野蛮的!

于是,家属声讨医院时,往往会写上这么一句:在院方野蛮的抢救过程中病人在痛苦中(左肋骨被压断压裂5根)失去年轻生命,这是一起严重的医疗责任事故,院方及医护人员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。(我在网上随意找的)

回家路上,我有些担心媳妇了,她自从做了大V店,完全进入了恶性循环状态,一睁眼抱着手机,晚上要到12点多,每天就趴在沙发上,家务有保姆干,一日三餐基本上都是外卖,我平时在办公室吃饭。

她体重一直在涨,不断地创造新高。

我怎么提醒她才对呢?

我觉得还是不要提醒了,一提醒,她就会大声地呵斥我:咋了,嫌我胖?那你去找个瘦的啊!

我一直都想给大V店的CEO写封信,你毒害了多少的家庭……

算了,不说了,说多了都是泪。

我想出去散散心,青岛车友喊着环崂山,我想去又不想去,因为青岛禁摩,我过去很费劲,需要绕整个胶州湾,当然也有捷径,就是跑高速,直接走跨海大桥。

需要闯关卡,不是我的风格。

只要组织上高速的活动,我就不想参加,一是怕出事故,二是我跟不上,他们一上高速,就无敌了,跑200?

不稀罕!

我走城阳、即墨,然后绕到王哥庄,走S293滨海公路到中国海洋大学,车友在那集合,学生也有玩摩托车的?

有,很多,别说现在,我读大学时,南边是山东体育学院,他们就有一群专门玩摩托车的,有玩公路的,有玩越野的,反过来想,其实也很容易理解,若是咱娃读大学了,有驾照了,他问我:爸,我能开辆车去学校吗?

咱肯定也同意。

我刚转入九水路,被警察叔叔摁住了,是个协警,上来就拔钥匙,我也没阻拦,经常骑车的人都知道,机车党都会带两把以上的钥匙。

驾驶证、行驶证。

协警,业务略生疏,问我为什么只挂了一个牌?

我给科普了一下:现在,摩托车只有一个牌。

扣3分,罚200元。

我过去找开单的解释了一下:我是过来旅游的,就是因为禁摩才走的这条路,多跑了接近6个小时……

而且,我没有进市区的想法,想往崂山方向走。

放了,口头批评、教育。

青岛毕竟是大都市,素质高,另外警察叔叔主要是针对那些无牌无证的,咱手续齐全,完全是当汽车来管理的,定期年审、保险,双证齐全,头盔、护具,而且也不超速。

我能不能不停车,直接跑?

不能。

交警叔叔的车子看着不起眼,人家是真正的大排,CB750,追我,太轻松了,而且我没有跑的必要。

警察叔叔也通情达理。

我觉得,无论出了什么事,一定要尊重警察。

还是那句话,不激怒别人是高情商的表现。

警察为什么把你抱摔了?

为什么没摔别人?

他代表的不是他这个人,而是国家的执法权力,岂能容得了你放肆?无论你是身体袭警还是语言袭警,都是大忌。马云说过一句话,他很不喜欢一个部长,但是依然很尊敬对方,因为对方代表的是国家。

你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,无妨,可以提起行政复议,我举个很简单的例子,禁摩这个事,大家有没有觉得很奇葩?你交过税,买过保险,摩托车是你的私产,为什么说把你的路权禁了就禁了?

没人觉得这是不合适的吗?

如果哪天,突然给你来了一句,禁止汽车上路。

你那汽车是不是就上不了路了?

大家会急忙辩解:摩托车太危险了,汽车安全。

这与危险无关,而是基本的路权、私人财产的问题,中国是全球唯一禁摩的国家,包括我自己都没觉得有啥不妥,反正我们这里也不禁,无所谓,结果呢?就有人用行政复议甚至起诉的方式来抗议,问:禁摩的法律依据是什么?

虽然,有些无用功。

但是,这是国民法律意识增强的表现,知道用法律武器保护自己了,你有什么不满意的,不需要争论,拿起你的法律武器来维护自己的权益就可以了。

修行的本质是克制。

尤其是克制情绪!

晚上10点多,我准备休息,蓉子给我发了张照片,一辆摩托车与一辆汽车相撞了,摩托车司机躺在地上。

我问,咱的人?

她说,不是,我在窗台拍的。

我说,本地的飙车党吧。

她说,你骑车可要注意点。

我说,没事,我晚上从来不骑车,而且每次出门我都反复地提醒自己,这次出去可能回不来了,所以我会格外的小心,绝不挑战概率。

摩托车安全还是汽车安全?

取决于,谁来开。

安全意识是最重要的,因为一不留神,每个人的称呼随时都会变成:尸体。

例如,尸体被运走了。

当然,也可能是遗体,例如遗体告别。

我们的财产也变成了遗产,去急救室看看就知道了,每个被送进来的人,早上起床时都没想到今天会有这么一劫。

我们要有迎接死亡的准备。

因为,它就像瓜熟蒂落,是人生的一个流程。

人,也随时可能变成凶手。

例如,照片里撞上摩托车的司机,他可能万万没想到,会有人的生命终结在自己手里,不管你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,你是正义的还是邪恶的,你都结束了他的生命。

什么是概率?

你天天骑摩托车,终究会摔的,这就是概率。

我这么小心会摔吗?

也摔。

一个山坡上,要掉头,掉到一半时,速度太慢,摔了,我急忙抽腿,一旦被车子压上,小腿就会骨折……

摔了咋办?

扶起来就行了。

当然,我自己扶不起来,要喊上几个人帮忙。

若是天天骑摩托车,肯定会出事故的,这也是概率,不用说摩托车,你开汽车,十万公里,你能没有点刮蹭吗?

磕磕碰碰是很常见的。

于汽车无所谓,于摩托车,可能就是大事。

所以,我只是偶尔骑骑,当玩具,而且有大车的路线,我就尽量的躲避,我平时选的线路基本上都是乡村线路,没人,没车。

媳妇在微信上让我给孩子调班。

我问,为什么?

她说,好学生肯定在一班,咱娃为什么在七班?你想过这个问题吗?

我说,想过啊,很正常,随机分的。

她说,绝对不是。

我说,那我问问吧。

没再继续纠缠这个问题,当年高考状元还在15班呢?

我给蓉子发信息:睡了没?

她说,没。

我说,到我房间玩吧。

她说,好。

穿着睡衣就来了,一进门:刚洗了澡,没换衣服,反正你也阳痿……

我问,他们几个呢?

她说,喝酒去了。

我问,你咋没去?

她说,我同学来了,在我房间。

我问,男的?

她说,女的。

我说,那介绍给我吧。

她说,别胡闹,人家有老公了。

蓉子是音乐学院毕业的,老家是惠民的,从小跟妈妈一起长大,她妈是一名音乐老师……

我现在有点心理咨询师的感觉,就是很多人愿意找我倾诉,而且是最心底的秘密,是希望我写出来,就觉得释放了? 蓉子曾经说过:我妈私生活比较混乱。

我问,有多乱?

她说,男朋友很多,几乎没断过。

我问,对你有什么影响?

她说,初三的时候,有个老师摸过我,摸完后,他丢了一句话,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妈是什么人。

我问,你妈不疼你吗?

她说,疼,但是她那个人没有安全感,离了男人就活不了,她认为爱情是第一位的,我是第二位的。

我问,你多大接触男人的?

她说,高一,我妈的男朋友,强迫的。

我问,你妈知道吗?

她说,应该知道,过了几天,让我吃药。

我问,你妈咋忍心的?

她说,她怕失去他吧,所以纵容了这一切。

读大学时,她在酒吧驻唱……

我问,接触过毒品吗?

她说,尝过一次,没有特别的感觉,反正就是特别想说话,一晚上说个不停,第二天头疼,从那以后再也没碰过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没上瘾。

我问,你第一次出台时,有没有觉得是肮脏的交易?

她说,没有,我不在洗浴中心之类的,只是驻唱,有客人喜欢,聊起来,他情我愿,一般都不谈价钱,但是大家心里都明白。

我问,会给你多少钱?

她说,不一定吧,一两千,三五千,上万,都有可能。

我问,每次都收费?还是收一次,以后免费?

她说,看心情,看对象,董哥的话,我给你钱。

我说,我免费。

她说,免费的是最贵的。

我问,怕不怕染病?

她说,我记得你写过一句话,小姐比大学生干净。

我说,是的,一个懂得保护自己,一个不懂得。

她说,我接触的都是一些相对比较正派的人,例如做企业的,做领导的,另外不带套我是不会碰的,我自己定期体检。

我问,同学有知道的不?

她说,应该没有,我做这些有点类似谈恋爱,很偶尔,很偶尔,交往也比较私密,能理解不?

她颜值算不上特别高吧,有颗很大的眉心痣,反而觉得很性感,个头高,又练过舞蹈,应该能解锁很多姿势。

这是以前交流的内容。

她进屋问:能抽烟不?

我说,不能,一会若是他们过来,一闻就知道你来过。

她说,我都不怕,你怕啥?

我说,不是怕不怕,会给别人错觉。

她说,你不是说你不在意别人怎么看你吗?

我说,是人就在意,你妈现在如何?

她说,我说了你都未必信,他跟我亲叔叔结婚了,就是我亲爸爸的弟弟,我妈是山西人,当初嫁到惠民就因为我爸,离婚后,她没了安全感,又因为工作的缘故走不了,所以才会那样,她其实很善良,而且一个女人,长的也还不错,自然很多男人打她主意,我妈带出过很有名的学生,你可以百度一下我妈的名字,有照片,XXX。(使我想起了一个段子,清华大学新生入学,彼此怎么自我介绍?直接打开各自的百度百科。)

我问,当时为什么离婚?

她说,我爸找了一个,人家怀孕了。

我说,你家够奇葩的。

她说,还有更多奇葩的事,我爸不是我爷爷亲生的,你知道我的成长环境有多么畸形了吧?

我问,你现在还出台吗?

她说,不是自我标榜,我一直都觉得自己不算出台,没有感觉我是不会去的,我喜欢有魅力的男人,当然我不介意别人说我是出台,包括你这么问我,我也觉得很正常,没啥。

我问,在青岛买房了?

她说,郊区,城阳,天泰城,二手的,以前是韩国人住的,装修的不错,有空带你过去看看。

我问,自己住?

她说,同学。

我问,都是出台赚的?

她说,我回答是,你是不是觉得我真贱?我回答不是,你是不是觉得我没说实话。

我说,你知道,我不戴有色眼镜的。

她说,我跟朋友合伙开过一家房产中介,中间炒过几套房子,赚过一点钱。

我说,上次你说过,貌似也是一个客人?

她说,不是客人,一个老大哥,他特别疼我,说我长的像他女儿,一直在帮我,我有过黑历史,但是慢慢变白了。

我问,有没有劝你从良之类的?

她说,我一直都是良家好吧。

我问,就是男人跟你在一起的时候,有没有叮嘱你好好读书之类的?

她说,几乎每个吧,一提上裤子就觉得比我高贵,意思是你干点啥不好,干这个,要教育半天,我满口答应,其实我都想吐了,这些事我自己能没想过吗?你若是真的想对我好,就啥也别说,给了钱,提上裤子走人,这就是对我最好的尊重,何况是谁一直在苦苦的求我?一口一个女神叫着。

我说,我去参观过澳洲红灯区,我觉得就是一份职业,甚至她们也有工会,有时还去大街上抗议,甚至老公参与,支持。

她说,肮脏之类的,都是外人看的,真的身在其中,就不这么想了,你说的对,人就是电脑,装上什么操作系统就按照什么方式行事。

我说,每个女人都可能成为小姐。

她说,那倒不至于,咱也希望生活在富裕家庭,但是我就是这个出身,这就是我的命。

我说,以后别抽烟了。

她说,戒不了,你为什么不声讨我是个鸡?

我说,我觉得你走到这一步,都是经过了无数次的心理斗争,我说再多,只能是字字诛心,只希望你能安全、健康,你觉得过的幸福,那就足够了。

她说,我现在觉得挺幸福的。

我问,现在还唱歌吗?

她说,很少。

我问,追你的男人多吗?

她说,从来没少过。

然后,大笑。

我说,上次推荐你去家庭系统排列,收获大吗?

她说,我哭了无数次,几次想自杀。

我问,是自我谴责?

她说,不是,是不敢认识真相,其实我一直都是一个我行我素的人,你说你的,我做我的,我没在意过别人的眼光,例如老师问,谁愿意上台表演,我肯定第一,你们爱咋说咋说。

我说,你是真不在意。

她说,是的。

我说,我们刚认识的时候,你还记得不?我问你有多少钱?你说有4万多块钱,我问能借给我不?你说可以,但是最多借2万,因为你要生活,那时我就觉察到了,你是一个对外在很随性的人,包括钱也是身外之物,我认识这么多人,你是唯一一个给我这种感觉的,不是说你不贪婪,而是说你的确看它看的很淡然,有的人修炼一生就是为了这种释然,而你天生具备。

她说,现在不了,我很爱钱。

我问,现在走出来了?

她说,走出来了,一切的根源都是原生家庭出了问题,从我爷爷那里就出了问题,我母亲那边也有问题,我姥姥坐过牢,因为贪污,我一出生就注定了这些,所以我看待所有人都是漠然的,没有亲不亲,没有近不近,仿佛整个世界我只是我,男人靠近我就是有目的的,我都预备好了,既然你是这个目的,那么我也不能白白失去什么,最少也要等价交换吧?我才不跟你谈什么感情,你能离婚娶我吗?既然不能,还不如给我5000元更现实。

我问,现在的转变呢?

她说,学会了接纳和爱,上完课,我去看过我妈,看过我爸,我们三个人还一起聚了一下,仿佛那一瞬间,我跟别的孩子一样,也是有个完整的家,我终于把它拼凑起来了。

我问,假如你谈了一个男朋友,对于过去的事,你是交代还是不交代?

她说,理论上,应该交代,但是出于爱他,我可能选择不交代。

我问,是计划一直在青岛,还是回滨州?

她说,若是结婚的话,必须回去,原因你也知道。

我问,能收住心不?

她说,董哥,我不知道你是不是相信,我不是一个乱性的人,我比任何人都渴望一个稳定的家庭,过去的事,都过去了,你不是写过一句话吗?其实人生是从今天早上醒来才开始的,过去的一切都只是一个梦,对不?

我说,对。

她说,那个跟我合伙开房产中介的大哥,他建议我读研究生,你觉得如何?

我问,你能考上吗?

她说,取决于想不想,若想,肯定能。

我说,那就继续,你换个城市,进入更高的圈子,也许能找到一个很爱很爱你的男人,开始你全新的白生活。

她说,我在社会上玩野了,对读书没感觉了。

我说,以后,尽量的与男人保持距离,因为时间久了,你身上一股轻浮味,很远就能闻到。

她问,我现在身上有吗?

我说,我觉得有,就是你给人的感觉是,谁都可以。

她说,不是的。

她嗓音很性感,舞台感特好,我总觉得她跟吉克隽逸很像,可是,一个天,一个地,若是她生活在一个健康的、幸福的家庭,她应该是另外一个样子,一不小心也许是个小明星了,而现实中的她,为了博取男人的欢心,把高音都飚在了床上。

呀啦索....

可惜了,可惜了。

突然想到了一句诗:雨入花心,自成甘苦;水归器内,各现方圆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 2017年 » 2017年懂懂日记:方圆###